北上廣深杭蓉鄭,7 城復工大比拼,最難的竟然是這個城市

創投圈
2020
02/22
19:02
周佳麗
分享
評論

2月20日,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介紹,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是建國以來的一場非常戰役。

"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是這場戰役的兩個陣地,兩個都不能丟。"加華資本創始合伙人、董事長宋向前說,隨著疫情阻擊戰進入相持階段,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應該盡快恢復生產,減少損失。他說,政府部門在組織抗擊疫情的同時,也要站得更高、想得更遠,要考慮到在這個過程中怎么托底經濟、扶持消費服務產業。

江蘇、浙江、廣東等地政府已經陸續出臺政策,簡化復工審批流程??紤]到交通管制等因素,一些經濟實力較強的地方直接組織包車、包鐵路專列、甚至是包機將員工統一接回工作地。

根據浙江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公布的數據,截至到2月18號,浙江各地通過包車、包機、包專列的方式,接回貴州、四川、安徽、云南、河南等省的務工人員2.18萬人。

據百度遷徙地圖,從2月中旬開始,廣東一直居人口回流省份之首。早在2月16日,東莞就包車從云南昭通接員工返崗復工。

2月21日,江蘇省工信廳對外公布,截至2月20日,江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數3.8萬家,復工面85%;復工人數444萬人,占正常用工數的59%。13個設區市中,已有無錫、蘇州、鎮江、宿遷、南通、常州、南京7個市復工面超過90%。

企業亟盼復工,2月17日,馬云對湖畔學員說,在保障防疫安全的前提下,有條件經批準的企業要迅速恢復生產,或者逐步恢復生產;沒有條件的,也應創造條件,練好內功,準備恢復生產。

但是,疫情之下,想要復工,并不容易。此前,新華網報道,企業想復工,需要填15個表格、2份承諾書,制定1個應急預案、1個復工方案、1套食堂防護措施和1套宿舍防護措施,共計21份材料,有些材料還需要去街道蓋章。

目前,各地復工情況如何?獵云網采訪了北京、上海、廣州、杭州、成都、深圳、鄭州等地企業的相關負責人,以下是他們講述的經歷,略經編輯:

折騰了半個月,我們終于可以復工了

講述人趙麗珍,深圳高新南區某工業園一家企業HR

我們是一家2018年成立的互聯網企業,總部在海南,分公司在深圳高新南區工業園區里。

受疫情影響,廣東省人民政府規定企業復工不早于2月9日24時。

我們在2月6日接到通知:想要在10日復工,就要去街道辦辦理相關申請材料和審核,依據辦理順序排隊做辦公場地檢驗,層層關卡通過后,才可真正復工。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把所有提示材料上交給相關部門了。

復工要求是層層傳遞的,區政府先下給街道辦,街道辦再下給園區的負責人,然后再下到每一棟樓的樓層管理方,最后再通知企業。這個過程,會有信息混亂。比如說,我們的ABC材料都準備好并已經遞交成功,過后,會有人告訴你:不是交ABC,而是交DEF;再加上每個區的要求都不一樣,導致沒有信息可以互相參考。

反復交材料、駁回再遞交,折騰三個多來回后,2月10日,相關部門又反饋我說:材料要在市政府內的某個系統上傳。話不多說,我就立刻上傳了,希望早日得到審批,盡快走下一個流程。再一天后,街道辦下發了檢驗我司辦公場地的通知。

2月13日,核查組人員來到我司現場,沒有發現問題,在檢驗審核表格上皆打了勾,并帶走了蓋章的原件。

過了這一關,我以為可以松一口氣,然而到了晚上,有人告訴我:在之前系統上傳的材料中,有一個附件資料是老版本,并不是他們下發的。

上傳材料通過,所以才到現場核查環節;現場核查通過,又被告知材料通不過。我懵了,一切又要從頭來。

園區有一個HR交流群,里面有500個企業,大家都炸開了鍋,填資料、交材料,各部門之間信息還不一致,復工路漫漫,大家都很愁。

核查組一天可能會驗查100家企業,重新遞交材料后,我不想干坐著等,就在我們的樓層堵核查組,硬把他們拽到我司的辦公室里面去,請求再次檢查我們的現場,好說歹說,死皮賴臉地拜托人家,最終就把我司的名單強行給加進去了。

2月17日晚十點半左右,我終于收到了來自南山政務部的予以復工通知。

之前說拿到短信的企業就可以直接去上班了,現在又不行了,還需要辦理一個臨時出入證。臨時出入證由園區的物業進行管轄和發放,這就意味著,權限從街道辦轉移到了工業園區,園區后來又給到物業。

找到物業,問何時可以拿到臨時出入證,又被告知按時間排序辦理,復工時間尚不可知。我司所在的那棟樓有四百多家企業,但迄今為止,能拿到園區進出函的不到7家。從2月6日到20日,歷時半個來月,層層關卡,我們終于拿到批文和出入證了。

今天已經20號了,你讓那些還沒有拿到復工批文的企業怎么辦?就我司來說,再不復工,那對整個公司的影響都很大。上面領導著急,我的壓力也是很大。

從人力資源管理的角度來看,員工回不了辦公所在地的話,會引起企業和員工之間的勞動糾紛。在家辦公,員工薪資是照給呢,還是降薪呢?不給吧,員工覺得很冤,明明有線上辦公,且是有疫情這樣的特殊原因來不了。這種情況,公司扣他工資肯定會引起勞動糾紛的。

而且,如果公司月底還不開始復工的話,意味著公司的業務會有后置性,可能要一個月才會發生流水?,F金流一斷,怎么辦?總不能到那個時候,再到處去找銀行貸款吧。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司明天終于可以復工了,也就不提這半個多月磨破了嘴皮子,跑腿多少趟,說了多少好話了......只希望各個企業復工順利,疫情也早日結束,大家工作生活都能回歸正常。

按照復工申請書把需要的文件都跑下來了,但沒見一家通過的

講述人付海,鄭州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老板

我有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公司有近20名員工,我所在的鄭州高新區某工業園區至少有1000家以上中小微企業在排隊等候復工審批。目前都是形式主義,我們按照復工申請書把需要的文件都跑下來了,但園區里沒見一家通過的。

我所在的園區,一份復工復產申請書就包含了"人員管控情況"、"場所管理情況"、"設施設備檢查、維修和消毒情況"、"車輛管控情況"等9項文件,由于涉及多個部門,光是準備材料就耗費了近半個月。

有文件還不行,還需要到現場驗收,驗收完所有流程都合格,才能通過。

為什么要搞得這么麻煩呢?園區相關人士的解釋是,流程這么復雜,就是短期內不想讓你復工。

即便如此,企業還是想復工。我已經把審核需要的材料、復工要給員工準備的口罩、消毒液、體溫計都準備好了,但眼見其他公司沒取得任何進展,索性放棄遞交申請書,還交什么,沒有意義啊。很多企業,所有材料都辦完的,也沒有一個被批下來,一個都沒有。

如果說,繁復的申請流程將一大波企業攔在了順利投產的大門外,那么,終于湊齊并遞交材料的這些企業又被卡在了哪一環?

來自園區方面的回復稱:我們有復工名單,不在名單內的企業都要等。而這份所謂的"復工名單"來自何處,卻沒有人可以解釋得清楚。

同在高新區另一片園區里,一家在全國擁有近兩千家連鎖店的食材供應鏈企業百折不撓,終于在這兩天拿到了復工審批。

優先審批的名單是否給到了那些更具規模的大企業,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預見的是,如果不能及早開工,類似我這類中小微企業,疫情之后,就更難再有重啟的機會。

有的企業雖然通過了復工申請,但并沒有來復工

講述人盧宇翔,成都天象產城 CEO

作為一家以眾創空間及早期投資為主營業務的企業,天象產城在疫情的復工期間,感受到了巨大變化。按照政府的規定,天象產城從2月3日就復工了,復工形式就是遠程在家線上辦公。大概從10號開始,已經陸續有企業復工,不同城市的整體復工情況略有不同,成都相較于重慶目前復工的比例略高一些。但目前大部分企業都是以遠程辦公或分批值班形式進行工作。

以我們兩個典型項目騰訊成都、盈創星空為例,兩個眾創空間面積都是超過了10000平,工位均近千,雖然有很多企業都已經通過了復工申請,但是事實上,有的企業雖然通過了復工申請但并沒有來復工,也有企業有員工來了一兩天后選擇讓員工回家在線辦公。最終,每個辦公空間最終實際到崗工作的人都是100多人。

從業務來講,我們園區、空間的業務肯定會受到影響,畢竟大部分入駐企業有將近1個月沒有開工,尤其是一些偏實體或者線下業務的企業在2月份都是沒有收入的,我們作為企業的服務商,企業的收入情況就是我們業務的"晴雨表"。稍微慶幸的是,我們園區大部分企業行業主要還是集中于軟件研發、在線教育、數字文創等互聯網的領域,企業在適應線上辦公或者遠程辦公的情況比較好,短時間內沒有出現業務完全停止的狀況。

如今,各個項目目前暫時都屬于比較穩定的狀態,除了既定的企業輪替,暫時還沒有因為疫情而產生的企業退駐情況,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認為疫情對企業的影響在3、4月份會有所呈現,部分空間入駐率上可能會出現下降。目前而言,因為疫情,空間業務對新企業招攬或招商的影響巨大。

在疫情之下,也有企業希望能夠減免工位費,目前成都也確實出臺了相關政策,等政策執行的細則和標準出來后,我們也會對應給到企業減免。

另外,幫助企業順利復工也是我們這個時候非常重要的事,在疫情發生后我們便開始與每一個入駐企業進行溝通,了解每個公司人員返回情況,及時更新政府的復工要求,盡可能幫助企業在復工申請的流程上少花時間。

復工后,為避免紕漏,我們采取了疫情日報的反饋機制,每日都會跟進項目消殺情況,跟蹤企業當日企業員工的返蓉情況、身體異常情況、隔離天數情況等數據,進行數據匯總跟蹤,做到早預防、早發現。我們每一步都做到比政府要求嚴格、比大樓的物業要求嚴格,這樣才能讓入駐企業放心。

防疫的工作很繁瑣,甚至有時候感覺有點"折騰"企業,例如前天我們一個企業在做日常體溫測量的時候,剛好碰到該公司的幾個合伙人在討論這個階段一些產品方面的問題,爭論的還比較激烈(都面紅耳赤的),結果,3個人的體溫測出來都超標了…還好,大家冷靜了一會兒,體溫回到正常。

因為住所不符合隔離條件,返京6小時后,我又回了老家

講述人翔子,北京某企業員工

我是北京一家創業公司的行業分析師。2月14日,HR通知17日返京復工,我想都沒想就買了16號上午返京的車票,想著剛好下午到北京,17號可以上班。

買票不難、去火車站也不難。檢票口,有工作人員問我,有沒有鎮上開的通行許可證,我說,因為時間緊張沒來得及開,他們也就給我放行了。

返京的時候,我買了火鐵二等硬座,周邊幾乎都是空位。

我這個車廂,有一個人,他全副武裝,全身上下遮蓋的嚴嚴實實,低垂的鴨舌帽遮住了整張臉,套著的雨衣也似乎想要隔斷所有的細菌。相比之下,我的個人防護就顯得太不講究了。我全身上下就一個口罩,別人除了口罩,大多還戴著一次性手套。

我的口罩是春節前兩天在家附近的藥店買的,100元3個,比平時貴多了。當時其他的藥店都關門了,只有這家還開著,口罩在特殊時期屬于必需品,大家都在搶購,聽說,我買完后很快就斷貨了,這些口罩是這個小藥房為數不多的庫存。

也許是一路過于順暢,我不曾想,到了北京后,反而會遇到問題。

我在北京三環租了房子,這是一個賓館改造的公寓,和一般的單身公寓不同,我居住的房間是一個隔斷房,月租2000元,不到10平米的單間并無獨衛,與隔壁人家共用一個衛生間。

16點多下了高鐵后,我跟往常一樣前往三環的住所,不同以往的是,公寓的樓下臨時搭了亭子,里面有著蹲守的值班人員。登記、量體溫、然后進公寓,我沒覺得有什么不妥,朋友也提前告知過我北京現在需要"登記,然后居家隔離",所以在值班人員要求跟著我一同上去看看時,我一口就答應了。

"你這個房間沒有獨立衛生間???不符合隔離條件。"值班人員告訴我,并讓我通知房東過來。

我所住的公寓并沒有專門的公寓管理人員,我也是從二房東手中租的房,此前,沒有任何人提醒我,需要有獨衛才能居家隔離。

公寓有的房間是有獨衛的,值班人員同意有獨衛的進行居家隔離,沒有獨衛的則被請出來。而在這個公寓里,有一半都是幾戶共享一個衛生間。

被小區拒之門外后,我當時有點懵,也很焦慮。

我滿腦子都是如何留在北京,聯系了幾個朋友,想去廉價的賓館先入住,畢竟就算是快捷酒店,每日的費用也不是我能負擔的。也想去朋友家住,但完全進不去。

外來人口控制之嚴,超乎我的想象。

北京的夜晚很冷,外面也沒有暖氣,我拉著一個大拉桿箱在三環的大街上游蕩。不知道該干什么,不知道今晚睡哪兒,我最終還是給領導和人力發了信息。

6個小時過去了,沒有留在北京的辦法,人力和領導也讓我先回老家,遠程辦公。

我打開12306,買下了張回山東的硬臥,在2月16日的23點30分,帶著原封不動的行李,重新踏上了返家鄉的路。

17日凌晨5點多,火車抵達山東,但因為公交系統停運,我只能在車站外面找了黑車,這段平時只需要幾十元的路程最后花了150元,將自己送到離家不太遠的一個高速路口。

路口有相關人員查著,外地車就地返回不讓下高速,從外面來的人也需要證明。我把身份證壓在那里,等家里人來接我,回家后我們去鎮政府疫情防控小組開證明才拿回來了身份證。

回山東后,我就恢復了日常遠程辦公的工作狀態。工作效率肯定是不如在公司,同事間的溝通肯定還是在一起更順暢。

預計到3月底公司員工復工率就可以達到90%

講述人章軒,上海問卷網市場負責人

我們本來是正常放年假,大年三十前后,問卷網的用戶和使用數據開始大幅的增長,幾乎是我們平常用戶量的5-10倍,這是我們意料之外的情況,所以,從大年初二開始,產品、技術、運營、市場和客服部門的員工就陸陸續續恢復了線上的工作,保證問卷網的正常運營。

線上復工的時候,我們為了保證員工在家的工作效率,會每天組織半個小時左右的晨會,相當于匯報一下昨天的工作情況,安排一下今天的工作量。員工積極性都很高,因為我們也沒想到,這次疫情對于問卷網來說會有一個相對積極的影響。

上海最開始通知線下的復工是延期到2月1號,后來又被通知延期到2月17號,所以我們正式的復工也是從2月17號開始的。

從這周起,全公司已經有40%的人返回公司上班了,剩下60%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比如說從外地回上海后需要在家自己隔離14天,或者是在湖北重災區暫時回不來等,只能在線上工作了。

人事和行政部門在開工之前,就做了相關的準備,全方位的保障員工的安全,包括公司的消毒,口罩、手套的購買,以及午餐訂購等措施。

現在要進入公司上班的員工,進入辦公園區和大樓前就有兩次體溫篩查,到公司后,人事會安排值班的同事在電梯口對同事進行消毒,并分發口罩和手套。中午進餐也是公司聯系好食堂統一送到辦公區域,自己在工位上面吃,減少外出以及交叉感染的可能性。下午三點,我們會再一次組織對公司員工體溫的測量,下班后,我們會對公司再一次消毒。

目前,我們的口罩可以保證全公司同事一個月的使用,當然,我們公司行政部門也在不斷地采購口罩和手套,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甚至于我們現在組織開會也不會集中到一個辦公室,大家都在工位上面,通過微信、釘釘等辦公軟件開會討論。

我們在盡可能的減少員工之間的面對面的接觸,在一個安全健康的環境下工作。此外,這一次疫情也讓我們發現線上辦公這個場景對于問卷網來說是適用的,我們也在考慮后續可不可以通過線上辦公這種模式進行一個創新。

預計到3月底公司員工復工率就可以達到90%,等一切恢復正常了,就是春暖花開的時節,疫情結束的那一天,我們也都能回歸正常的工作生活。

第一批只有22人正式復工,但一直在慢慢增加

講述人屈麗佳,杭州心有靈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

1月20日,我們就成立了防疫應急工作小組,從指揮小組到執行小組,明確分工,責任到人,實行網格化的管理,這也為后期的線上辦公做了充足的準備。

從1月27日開始,公司使用智能化表單,從各個維度收集員工健康數據,并依據疫情發展及企業管理實時迭代和調整表單內容,建立員工健康觀測數據庫,為后續分批有序復工,保障企業安全生產提供了數據依據。

2月3日,員工線上復工,公司業務進程基本正常。我認為主要困難不在業務流程,而是防疫工作,面對五湖四海的員工(北到黑龍江南到海南西至甘肅),要實時了解各個地區的疫情和防疫要求,顆粒度細到所在街道社區和住宅小區物業,這個要求很高,但公司防疫執行小組的工作很到位。

員工線上復工后,工作時間相對在公司工作持續時間更長也更零散。我們會盡量把工作細化,并且不會把工作集中到8小時之內,而是分時段、分任務的將工作安排下去。在溝通方式上,我們也主要通過線上工具同步,相對于傳統方式更快的保持同頻。

2月14日,公司拿到杭州的企業復工證明,防疫執行小組依據員工將統計返程復工檢測表,快速做好員工職場復工批次規劃。到2月17日的時候,我們正常復工,當時第一批只有22人正式復工,但一直在慢慢增加。

截至目前,職場復工率是38%,100%線上復工率,預計到3月初會全員復工,員工以江浙滬皖為主,除了重疫區的同事大部分都回到杭州先進行14天的自我隔離。

我們行政部門在復工前也著手準備了消毒、口罩購買等工作?,F在正常復工的同事,我們每天都會有2次體溫測量,每日發放口罩以及訂購員工餐。我們鼓勵員工自帶餐食,若實在沒有條件,可在釘釘進行申請,由公司統一預定員工餐,指定人員送到工位上,要求員工單獨就餐。

下班后,在公司復工的員工,我們是按照路線自由拼車,由家中有車的同學駕駛私家車上下班。在這個時候,大家都還是很團結的,也愿意出一份力給同事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同時我們公司6家線下門店正逐步按照當地政策開業,20號剛復工了一家門店,但即使是線下門店,我們目前也是在線提供服務,以保障員工和客戶的安全。

不敢叫外地員工回來,現找了12個共享員工

講述人林昭宇,廣州昭陽醫生創始人

"昭陽醫生"是一個精神心理??漆t療服務平臺,同時建有實體的精神??崎T診和藥店。

公司本來計劃初五、初六就安排揀藥師上班,但因疫情問題國家延長了春節假期,最后也是跟著政策走。直到現在,我們都還沒有讓外地的回來線下上班,僅是在廣州本地的員工到崗,大概9人,包括客服、揀藥師和打包員,人手完全不夠。

因為2月份開始復工后,公司積累了3000~4000單藥單,每天還有上千的新增量。每天累計單量越來越多,病人要等的時間就越來越久。

訂單積壓,最快的辦法就是加人。但我們根本不敢叫外地員工回來,要是出問題了,所有人都得隔離。

精神科與其他的不一樣,最多只能給病人開一個月的藥。況且,精神病人的藥是不能停的,不然會出現社會問題。

我們一個人每天班內能打包200多個藥單。做的最快的員工有跟其他人開玩笑打賭說能完成到300個,但每次都是200多個。也想過延長員工的工作時間,但是他們每天已經是高強度工作了,所以不敢再這樣去要求,我們也擔心,原來的人累壞了怎么辦?

有一天,有個客服實在受不了就哭著說"怎么這單就是下不完,轉個頭又新增了那么多。"

最后實在沒辦法了,這周就找了12個共享員工,慢慢地才得以把這些積壓的訂單量處理完。

但在我們領域的共享員工不是隨便找一個就可以的,特別是揀藥師,必須是專業人員。我們一開始找時,是加入一些招工組織,但是發現效果不好。除了這些人都不在附近外,工作也不對口,最重要的是你不清楚他們之前的行蹤,疫情期間,這很重要。

好在我自己是醫生,本來就在這個圈子里,最終是找了些兄弟公司幫忙,讓他們調度了些員工。這樣既解決我們人手緊缺問題,也為他們減少員工工資支出。畢竟,這個期間,民營的醫療機構都不能開,他們很多員工也不能上班。

我們這個是很矛盾的地方,不夠人,也不敢請人,又不敢把小伙伴叫回來。領導背著很大的責任,只能自己頂上。用戶拿到打包比較丑的那個可能就是我打的。

訂單量大,人出錯率也容易變高。藥品的容錯率是非常的低的,我們現在也只敢說能保持99.4%,比如打包的人太近,有可能貼錯標簽,寄錯地方。但我們能保證藥從庫里拿出來的藥是全對的。

這得益于我們去年建好的中臺系統。每盒藥從配送商送過來,到上架,到出庫都有監控,誰查閱過哪盒藥也能監控到,出庫的校驗,除了人工核對還有系統核對。我們都能對藥品上架、出庫、打包、快遞員拿走的記錄做追蹤。目前,就連我們客服也能知道哪個藥沒有了。

我們未來更希望能做到機器自動化,也會去購進一些分藥機。

在物流上,我們沒受多大影響。順豐旗下有專門寄藥的快遞,況且我們這個也是救急的醫療物資。廣州荔灣區好像只有兩家公司能發順豐到湖北,我們是其中一家。

我們能保證快遞發出去是沒問題的,一天就能到武漢的中轉中心,但到武漢當地后有時會卡在派送上,有的地方不允許去派件,不能送到小區去。后來有個病人自己出去拿,跟小區工作人員說出去拿緊急藥品,一般都會放出去。

我們現在新增用戶多了大概一倍,業務增長了3倍以上。往年春節當月業務量是下跌的,但春節后一個月的業務量會報復性反彈。我們運行了5年,早就知道這個規律。所以我們會做好年前存貨,一般會增加1.5倍,甚至2倍、3倍。但這次訂單量突增,如果出現貨源斷流,配送商(藥企)無藥可送,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因為在貨源緊張的時候,藥企會鎖庫,優先保證公立三甲醫院的供貨,不會保證一些小的企業包括連鎖藥店都不會。

好在我們公司的優先級別是和公立的三甲醫院級別一樣的。缺什么就補什么,配送商都來補貨。所以我們整體上游供應鏈端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聽說有好幾個互聯網醫藥平臺供應鏈斷了,因拿不到藥,十幾天都發不了貨。

這次疫情,快速教育了用戶,讓大家真正接受了互聯網醫療。以前不管是醫生還是患者,都是觀望,還有的人會有些恐懼,擔心藥品的質量、價格,醫生的服務,包括對面是不是自己找的這個醫生,大家互不信任?,F在是被迫嘗試,感覺還好。

我們統計了40多家的印刷包裝企業,這周的開工率大概70%多

講述人劉聞波,廣州千鳥互聯創始人

千鳥互聯是印刷包裝產業鏈交易服務商,這個行業,春節后第一個月屬于淡季,現在是比淡季更淡,年前要做的一般都已完成,年后的一般會是春節后一個月開始。

疫情期間,也會產生一些新的產能出來,比如口罩、消毒水的包裝箱。我們也承接了一些這類的抗疫物資包裝的生產,大概100萬的訂單。

公司目前是部分復工狀態,從正月初十開始,IT團隊和核心管理團隊已經開始線下辦公,從下周一開始將全面復工??偛颗c四個工廠加起來也有近200人,目前復工率是20%左右,工廠的大概是10%吧。

我們在創業園區,復工只要向上報備通過就可以了。工廠復工的話,就告訴園區管理部門,他們會去搞定。

目前已經復工的同事,我們暫時不允許他們坐公共交通上下班。這些員工都是在廣州本地,有私家車的就自己開車,沒有的,就由有車的順路接送。目前已上班又沒車的也就7、8人左右。也不允許加班,6點鐘差不多都準時下班了。

午餐問題,暫時由公司免費提供,行政統一在一家大品牌飯店那叫外賣;吃飯也是規定在自己工位上吃,不能坐在一起吃。

等到下周100%復工時,我們就一切恢復正常,員工自行上下班、午餐自己解決。我們只是比較典型的中小企業,創業公司,還沒有能力為全部員工提供統一交通、餐飲這種便利。

我們現在也是鼓勵員工先行返回工作城市,再在自己住房自我隔離一段時間。我們來自湖北的員工有6、7人吧,也不多,一切按照政府的要求來就完全可以了。

疫情下,業務量肯定受影響,比往年這個時期是下降了。整體來看,目前訂單幾乎是停止的。按照往年春節的訂單量是占平時的10%~20%,我們預估,到3月份,業務量大概能恢復到正常同時期的50%~60%。我們現在做的規劃是,希望上半年單個客戶業績量能做到往年同時期的40%,按照增長速度,預計上半年總體業績會跟去年持平。

我們主要是服務印刷包裝企業,受影響的原因主要有兩個:第一,工廠受到的監督是更加嚴格,也開不了工,就沒辦法做業務;第二,疫情的影響,整個消費會下行,大眾只會消費一些剛性的東西,那么像玩具、電子產品這種消費就會下降,對應的包裝盒訂單也就下降,那我們必然受到影響。

上下游的造紙廠、印刷廠開工率很低,我們就沒有活干。好在,他們這周開始,基本都開門營業了,我們統計了40多家的印刷包裝企業,這周的開工率大概70%多,但是業務恢復程度,還是平時這個時期的30%~40%。

來源:獵云網 周佳麗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股票融资的优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