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絕地求生

創投圈
2020
02/22
19:13
許蕓
分享
評論

電子煙行業面臨的形勢愈發嚴峻。

" 目前公司合作跟自營店鋪有幾十家,大部分都還不能開店,人流量也不多,還面臨店鋪租金壓力。"Gimme 電子煙品牌合伙人 Ken 告訴「子彈財經」。

不止是銷售端,生產端能否保證供給也是 Ken 擔憂的問題。" 疫情下,各地封路影響物流,如果疫情再延長,就怕斷貨,因為目前生產還不能復工。"

這同時也拖慢了電子煙企線下擴張的腳步。

喜霧電子煙 CEO 陳敏告訴「子彈財經」,從 2019 年 11 月到春節前,喜霧已經開了 25 家品牌專營店,原計劃在 3 月份前將規模擴大到 50 家。疫情爆發后,很多商場停業,導致開店計劃受到很大影響。

對于電子煙行業而言,寒意尤甚——剛剛過去的 2019 年,電子煙行業遭遇強監管,本就在風雨飄搖的境地掙扎,緊接著 2020 年的到來更是讓行情 " 雪上加霜 "。

許多從業者陷入了痛苦的思考:電子煙到底能否見到曙光?

跌落

2018 年之前,電子煙還是一門 " 悶聲發大財 " 的生意。

早在 2016 年,麥克韋爾的凈利潤就已達到 1.25 億元。但當時電子煙的市場大多在海外,并未引起國內太多資本關注。

2018 年底,美國電子煙公司 Juul 拿出 20 億美元發年終獎,一鳴驚人。這一年,麥克韋爾的營收飆升至 34.34 億元,凈利潤 7.85 億元,超過了 2016 年的總營收。

造富效應顯現,包括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 同道大叔 " 創始人蔡躍棟等眾多玩家入場,在一夜間將行業炒得火熱,電子煙逐漸脫離小眾市場。

即便 2019 年遭 "3 · 15" 晚會點名也未能影響電子煙賽道的火爆。據媒體報道,2019 年前三季度,國內共有 35 家電子煙品牌獲得融資,總融資金額超過 10 億元。

資本的助推下,電子煙變得廣為人知。但發展中的一些亂象,也加速了監管的到來。

國內的監管風從全球電子煙 " 大本營 " 深圳刮起。2019 年 10 月 1 日,深圳率先將電子煙納入了禁煙范圍;當月 15 日,深圳開出了全國第一張電子煙罰單。

如全國效仿,無疑會縮小電子煙的受眾范圍。作為一種新興產品,電子煙最早作為戒煙產品被推向市場,消費者大多由傳統煙民轉變而來,此前,公共場所并不禁止電子煙,因此有些煙民將電子煙帶到公共場合吸食。

一些熱衷于追逐潮流的年輕人也是電子煙消費群體的重要組成部分。近兩年,商家們的廣告將電子煙塑造成一種更健康、更高端、更時尚和更年輕的酷玩產品,吸引了更多年輕人的注意。

2019 年 5 月 30 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布 2018 年中國成人煙草調查結果,與 2015 年相比,中國 15 歲及以上人群吸煙率呈現下滑狀態,由 27.7% 下降至 26.6%。

但電子煙方面卻有明顯增長。其中,聽說過電子煙的比例由 40.5% 上升至 48.5%;曾經使用過電子煙的比例由 3.1% 上升至 5%;現在使用電子煙的比例由 0.5% 上升至 0.9%。

圖 /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官網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調查發現,使用電子煙的主要人群為年輕人,15-24 歲年齡組人群電子煙使用率為 1.5%。獲得電子煙最主要的途徑是互聯網(45.4%)。

" 我國 15 歲及以上人群使用電子煙的人數約在 1000 萬。"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控煙辦研究員肖琳稱。

而遏制電子煙在未成年人中的使用成為了監管層的常態。2019 年 11 月 1 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不得通過互聯網銷售電子煙,不得通過互聯網發布電子煙廣告。

全球同此涼熱,在大洋彼岸,監管風同樣刮起。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于 1 月 2 日宣布,將暫時禁售水果味和薄荷味等口味的電子煙產品,以遏制青少年吸電子煙的趨勢。

極度火爆的電子煙,被澆下一盆涼水。

應對

為了防范未成年人購買電子煙,電子煙企也在行動。

年前,「子彈財經」走訪位于北京市東城區的一家雪加電子煙體驗店發現,在店內醒目處和電子煙外包裝上,皆標注了 " 電子煙含尼古丁,未成年人禁止使用 " 字樣,店員表示,顧客需出具年齡信息,方可購買產品。

攝 / 許蕓

據「子彈財經」了解,包括 iv 艾威、鉑德在內的眾多電子煙品牌都已在防范未成年人方面作出行動,并會不定期對經銷商進行檢查,確保禁令被嚴格執行。

事實上,電子煙作為一種新型煙草,相對傳統煙草定價更加高端,受眾本就不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吸食電子煙只是行業爆發下,部分想賺快錢的玩家涌入,無序競爭下導致的行業亂象。

此前,國內電子煙品牌的銷售大多通過線上進行,便利、高效且低成本的線上銷售系統下,入場成本低廉,電子煙商家良莠不齊,"PPT 電子煙 " 項目遍地。

而隨著監管層禁售令的到來,電子煙行業的生存方式在悄然發生改變,同時,行業亂象也有了明顯遏制。

監管禁令直接掐斷了線上銷售渠道,將電子煙與傳統煙草放到了同一條跑道上進行比拼。

" 過去一兩年電子煙的快速增長和爆發很大程度上依賴于互聯網和資本的助力,發布禁令后不久,已經有不少品牌在考慮如何退市。能夠存活下來的,基本上都將全部精力投入到了線下渠道的拓展?;貧w線下也會讓品牌做得更扎實。"iv 艾威電子煙創始人兼 CEO 張耿彬對「子彈財經」說。

據張耿彬透露,目前 iv 艾威擁有近萬家終端網點,其中重點門店 3000 家,分布在北上廣深、港澳臺以及其它眾多一二三線城市。

" 在通告推出之前,鉑德即入駐南京 711、上海喜士多、北京物美等連鎖便利店,以及部分省市的京東之家、中國移動等 3C 渠道。在通告推出之后,鉑德又與國包商天音展開合作。" 鉑德電子煙 CMO 方輝說,他們于去年 11 月推出 " 千城萬店 " 計劃,截至目前已確定新開門店 100 余家,集中在一二線城市。

事實上,監管潮的來臨,帶給中國電子煙行業的不僅是品牌商銷售渠道收緊的壓力,供應商發展也勢必受到沖擊。

中國是電子煙鼻祖 " 如煙 " 的發明地,也是如今全球電子煙生產的大本營。中國制造的電子煙占全球總量的 95%,其中多數用于出口。

但全球電子煙最大的消費市場卻在美國,占據全球近一半的市場。

對于美國禁售令對電子煙行業的影響,方輝毫不諱言地表示,深圳是美國電子煙的主要生產地,美國禁售令將對中國電子煙行業產生巨大沖擊。

張耿彬認為,禁售令不僅是對美國本土市場的巨大沖擊,也令全球電子煙市場發展放緩。他告訴「子彈財經」,艾威已經為進入美國市場做好準備,但目前并不會著急進入。

圖 / 受訪者供圖

" 首先直接受到影響的就是原來出口美國的一些產品,非煙草口味電子煙產品原來還是占到比較大的一個比重,美國禁售后,這些產品就不能再在美國售賣了,電子煙生產商就需要調整產品結構。如果本身是以代工為主的企業,主要就看它的品牌方業務有沒有受到大的影響,但對于做自有品牌出口到美國的一些廠商,可能短期內確實會受比較大的影響。" 陳敏對「子彈財經」分析道。

但在美國禁售令范圍以外的產品,并不意味著能夠高枕無憂。

" 美國市場,今年可能會發生比較大的變化。" 陳敏告訴「子彈財經」,美國要求從 5 月份開始,所有在市面上銷售的電子煙產品必須通過 PMTA(煙草預上市申請) [ 1 ] 認證。但 PMTA 認證的成本較高,時間周期較長,對于一些小型電子煙企業,會是一個天然門檻。

目前,從全球范圍來看,電子煙行業監管已成常態,電子煙企業要做的就是順應監管而動。

拐點

對于國內市場而言,銷售渠道從線上向線下轉移,一些資金實力不足、不具備線下銷售資源的電子煙商家逐漸退出市場,這預示著中國電子煙行業步入洗牌期。

方輝認為,通知的出臺將加速行業洗牌,曾憑借網售立足的小品牌已退出舞臺,未來能夠存活的都是有一定資金實力的大中型品牌。

"2019 年是電子煙‘被看見 - 被追捧 - 被擾亂 - 被壓制’的一年,就像坐過山車一樣大起大落。經過這一年的激烈角逐,機會主義者和非實力選手基本都出局了。目前和以后能夠生存下去的只有這三類品牌:有實力尤其是資金實力的品牌、洞察行業運行機制的品牌以及洗牌之后新進入的品牌。" 張耿彬總結道。

圖 / 受訪者供圖

但陳敏認為,線上禁售令對電子煙行業的影響有利有弊,弊在于線上業務都要停掉,利在于線下渠道方的信心更足了。

他對「子彈財經」分析道," 相對于線上可以無限地開網店,線下商超、門店的資源都是有限的,大家重心放到線下后,肯定會導致線下經營成本的增加,競爭會更加激烈。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線下渠道的經營、管控和運營要求的能力跟線上都是完全不一樣的,原來很多做線上的一些品牌,實際并不具備拓展線下渠道的實力,可能一些品牌就退出了。"

" 從競爭角度來講,電子煙品牌的數量可能會減少,競爭反而小了。相對來講,現在做線下,其實對一些有實力的企業來說,不是一件壞事。"

銷售渠道的改變導致經營模式的改變。隨著電子煙企不斷搶占線下市場,資金投入也越來越多,運營模式越來越重。

鉑德推出 " 千城萬店 " 計劃,總計投入 3 億元扶持線下開店。

悅刻電子煙推出針對未成年人的向陽花智能保護系統,并計劃 7 個月內覆蓋全國專賣店,預計投入資金 1 億元。

任何行業都逃不了從輕到重的商業模式,電子煙行業也是如此。

在陳敏看來," 相對于線上而言,線下渠道的投入肯定要更大,不然在線下基本上就不會有太大的機會,所以,往重資產的方向發展是必然。在這樣的模式下,不同的企業也可以采取不同的策略,比如是更偏重相對輕的加盟,還是更重一點的直營模式。"

方輝告訴「子彈財經」,通知出臺前,大中型品牌已出現向重資產方向發展的趨勢,通知發出后,這一趨勢顯著加快。" 但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行業整體還是以輕資產模式為主,代工仍是大部分企業首選,同時產品分銷仍以加盟合作為主,品牌直營店是少數。"

電子煙企攜重金不斷下沉,但市場拓展并非易事。

在方輝看來,目前線下渠道拓展的問題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經銷商對國家政策的不了解、用戶對電子煙的誤解及友商的惡性競爭。

Ken 同樣認為,線下渠道拓展難題還是在于普通消費者的認知問題,大部分都不了解電子煙,也會受線上一些不好的新聞影響。

圖 / 受訪者供圖

競爭在不斷加劇。此前,線下只是銷售渠道的補充,而現在,線下渠道成了 " 唯一 "。從媒體報道來看,線下渠道存在亂象,入場費、線下獲客成本不斷升高。

張耿彬坦言,線下渠道更加復雜,鋪貨成本也更高,行業門檻總體而言提升了。" 這為代理商的銷售增加了難度,不具備經濟實力的代理商會很艱難。另外,全行業聚焦線下加劇了對商場網點的競爭,品牌方必須為此花費更多精力和費用。"

" 大資本品牌各種砸錢、燒錢來搶占線下市場,不僅對小品牌是一個打擊,甚至對整個行業都有很大影響。如果都是一味靠低價、虧本優惠來吸引商家,那么最終會導致產品往廉價低品質發展。"Ken 對此也很擔憂。

曾經," 低門檻、高毛利 " 是電子煙行業的典型標簽,但在嚴監管的現在,電子煙已不再是小型玩家們能玩動的游戲。

機會

" 大變局,也有大機會。" 方輝這樣總結 2019 年電子煙行業的發展。

外界唱衰電子煙的聲音不絕于耳,部分從業者在嚴監管下喪失了信心。而對于唱衰,方輝并不認同。" 電子煙行業仍有機會。"

" 電子煙是卷煙的理想替代品。根據英國衛生部主導的研究結論,電子煙相比傳統煙草減害 95%。除了上述結論外,也有大量文獻、實驗對電子煙的安全性做了論證。" 方輝稱,鉑德在美國新澤西擁有尼古丁鹽實驗室,正在研究電子煙對人體的潛在影響。

而在張耿彬看來,電子煙在中國興起也才 5 年左右時間,經驗尚淺,市場也不成熟,發展遭遇波折是必然的。

" 短期內來看,線上禁售引發巨大行業動蕩,外界乃至業內一片恐慌很正常。但是將時間拉長到 5-10 年來看,這一消費趨勢勢不可擋,嚴監管讓行業回歸低調和有序,更大的機會在未來。" 張耿彬說。

Ken 同樣認為,電子煙在未來會有很大的機會。" 電子煙不是附屬品,而是正變成用戶的日用品,就像買牙膏洗發水一樣。只要政策穩定,市場合理化競爭,還是有很大的機會。"

他直言道," 一個產品只要放在市場,哪怕外界唱衰,甚至辱罵,還是有人會想要去買,那就證明這個產品還是有市場,只是看你怎樣找到這些目標消費者。"

方正證券研報指出,電子煙自 2004 年問世以來,全球市場規模不斷擴大,2018 年電子煙銷售額約 247 億美元,使用人數從 2011 年的約 700 萬迅速上升至 2018 年的 4000 萬,2022 年有望增長至 6400 萬。

這一數據不及全球煙民數量的十分之一。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2018 年,全球煙草使用總人數為 13.37 億人。

圖 / 受訪者供圖

一直以來,中國都是全球第一煙草大國,目前中國煙民數量已達到 3.5 億,每年的卷煙消費量為 5000 萬箱左右,占全球總量的 44%。但中國電子煙滲透率僅為 0.6%,而全球最大電子煙消費市場美國的電子煙滲透率達到 13%。

電子煙在全球迅猛擴大的市場規模、不斷上升的使用人數以及國內并不高的滲透率,在陳敏看來,都是驗證電子煙足夠有發展潛力、能夠實現長遠發展的重要依據。

" 我們看一個行業未來的發展是好是壞,可能是從兩個角度去看。一個是看用戶是不是真實的存在需求。煙民對電子煙產品是不是存在需求?從過往的發展來看,基本上已經得到證實,這也是行業在過去幾年能夠高速增長的原因。" 陳敏說。

" 另一個角度就是看各國對于行業的監管。目前來看,歐洲是持開放態度,英國整個監管政策和輿論對電子煙來講都是最友好的,現在發展也相對成熟。至于美國,雖然出了禁售令,但實際上并沒有完全把這個行業掐死,只是為了避免未成年人使用產品," 陳敏補充道," 它只是禁售了水果味和薄荷味,針對的是封閉式系統,開放式電子煙其實還是可以的。"

簡言之,在陳敏看來,電子煙有足夠的市場潛力,用戶存在真實需求。同時,政府對一個行業提出監管,實際上對行業有規范作用,是認可行業的發展。從這兩個角度看,電子煙行業肯定會有長遠發展。

遲遲未能出臺的中國電子煙國家標準,被看作是終結行業亂象、為行業 " 正身 " 的重要依據。如今,電子煙企都在等待電子煙國標這只 " 靴子 " 落地。

" 有待出臺的國標是電子煙行業唯一的強制性標準,將對電子煙行業起到前所未有的規范作用,也將大幅提振市場信心。" 方輝對「子彈財經」表示。

張耿彬預計,未來的國標會是非常系統、全面和完善的標準,將從產品采購、生產、包裝及銷售等各個環節進行有效監管,會進一步提高行業的準入門檻。" 屆時資本或將再次涌入,行業將會在可控范圍內步入發展新階段。"

但他認為,國標在短時間內不會出臺,因為需要足夠的時間讓行業降溫并回歸理性。

結語

2019 年下半年以來的嚴監管,讓迅猛發展的電子煙行業驟然慢了下來。曾經的資本寵兒滑落云端,一時間,小玩家紛紛離場,外界唱衰聲不斷,電子煙進入至暗時刻。

而今,全國范圍的疫情更是給電子煙的未來蒙上了一層陰影。

在電子煙寒冬之下,有人離場,也有人堅守。在堅守者看來,監管只是讓行業的發展更為健康,中國 3.5 億煙民,電子煙并不高的滲透率中仍然潛藏著巨大機會。

在他們看來,電子煙的困難是暫時的,未來仍然值得期待,只需要一步步調整自己的步調去適應監管的要求,等待黎明的曙光。

只是,這一天還有多遠,誰都說不清楚。目前他們的首要工作,就是努力活下去。

* 注釋 [ 1 ] :PMTA,全稱為 Premarket Tobacco Application,煙草預上市申請,是指 2007 年 2 月 15 日后,任何新型煙草產品的合法上市都需要經過美國 FDA 審批,該機構需要全方位考量這款產品是否有利于公共健康。根據美國地方法院的一項決定,目前向 FDA 提交 PMTA 的截止日期為 2020 年 5 月 12 日。

來源:子彈財經 許蕓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股票融资的优缺点